【人物專訪】蔡若蓮薦良師著作 書中尋信望愛

(星島日報報道)有調查顯示,四成港人沒有閱讀書本習慣,但從事教育工作逾三十年的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沒有片刻離開書本,不論是自己喜愛的、學習或工作需要的,甚至心靈渴求的,她都會花時間看,認為書本可以擴闊自己的視野。曾出書的她,趁下周閱讀日,推介三本由老師撰寫的書,分別是小思《縴夫的腳步》、黃潔雯《守護孩子的老師》,以及元潔心《憂谷情畫》,她形容「三本書代表『信』、『愛』、『盼望』,對人對自己永遠不要絕望。」

  與三位作者都認識的蔡若蓮接受本報專訪時坦言,本身是一位老師,不時會思考如何做一位好老師,認為閱讀是一個好方法。她稱,推介的三本書,其中小思是教育家,在《縴夫的腳步》透出:「教育必須要有信仰心,要有信念,老師是薪火相傳。」

  小思在學生心目中是一位嚴師,但卻懂得想辦法吸引學生,達致傳遞知識。曾經旁聽小思講課的蔡若蓮憶記,小思在最後一年的教學,曾邀請張國榮來解讀《霸王別姬》、《胭脂扣》小說與電影的異同,當時無論張國榮步入或離開課堂,都沒有學生會尖叫或衝出課堂要求簽名。「原來小思老師一早已跟學生說,請嘉賓(張國榮)是來講課,大家不要像見偶像般反應。」她稱。

  蔡若蓮稱,《縴夫的腳步》的書名,是來自小思早年獲傑出教育家獎時講辭的一個標題,指「縴夫」便是老師,拉着學生逆流而上,亦有承傳的寓意,但在現今資訊氾濫的年代,學生吸收知識的渠道多,再以「縴夫模式」並不完全可行:「在小思的年代,對教育堅定的信念是不會改變,但學習模式則隨時間而改變。」

  若果在小思的書中看到「信」,蔡若蓮坦言在黃潔雯《守護孩子的老師》的書中,感受到老師對學生濃濃的愛,對學生無私的奉獻。「無論是乖學生或是頑皮學生,黃老師都找到他們可愛的地方。」例如書中提到黃老師要求學生寫周記,又形容周記是她與學生的「秘密花園」。

  《守護孩子的老師》是記錄黄老師與學生同行成長,蔡若蓮稱,書中提到不少學生成長時面對的問題,但在於老師處理,「例如黃老師提到有學生不交功課,在家訪時才發現父母在街市工作忙,根本沒時間照顧三子女,學生有做功課,但選擇不交,因為希望得到老師的關注。」她稱,若非老師細心及家訪,未必發現學生的問題。故事的後半部,是父親在子女畢業禮上,即使無暇換衣服,仍穿着街市裝束,趕到學校出席,那一刻,學生感動到喊。

  蔡若蓮形容黃老師是眼淺的人,不時感動到喊。其中有一次收到一位畢業生的字條,「黃老師,很多謝你教我做功課,你是一位好老師。」因為該學生只有中等智力,四年級時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好,考試全級包尾;小學畢業時,雖然都是全級包尾,但就已可寫下一篇短文,收到字條一刻,黃老師淚便流下。而書中寫着「將赤子之心交予孩子,便會收穫很多赤子之心,一生可以沐浴在無窮喜樂中。」令蔡若蓮印象深刻。

  三本推介的書中,蔡若蓮形容《憂谷情畫》讓人有盼望,對人生不要絕望。作者元潔心,原是一位中學視藝科老師,工作壓力加上躁鬱症,最終轉了跑道,開設私人畫室教繪畫。她表示認識元潔心,由「兩個大黑眼圈」開始,「她(元潔心)手執幾張畫,眼四周是大黑眼圈,前來申請香港教師夢想基金。」

  她稱,元老師將患有情緒病的人面對的問題真實呈現出來,「讓一些像我們的局外人,對患情緒病的人多一點了解,因為精神健康有問題的人,外觀其實與平常人無異。」說着,憶起逝世的兒子,「我兒子不想我們擔心,說的都是輕描淡寫,不覺得他有問題,但現時明白他當時的經歷,是一陣天堂,一陣地獄。」

  透過元潔心的經歷,好似書中提到「情緒病人在身上沒有顯然而見的傷口,其他人是不會明白,他們不能強求別人了解,一般人以為情緒低落,只要看開點,過一陣就會自己好,但其實不是」,「當情緒病發作時,就像一隻黑狗跟着自己,被一片黑雲包住,在意識上包住,是灰白的,感覺自己一文不值。」蔡若蓮坦言作為老師,若果對情緒病有多點了解,一旦學生出現問題,便不會即時手足無措,也不一定要報警,老師亦可以好好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