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題】甲骨文起源圖像 漢字文化意蘊深

 (星島日報報道)我們日常用通訊軟件與人交流,習慣加上表情符號;如果漢字也可以設計成表情符號,能否一樣傳情達意?早前,「甲骨有表情」表情包在內地十分流行,甲骨文古字經設計後,竟富有圖畫的趣味,相當形象化。

  用圖像傳遞訊息早已成為網絡世代的生活常態,貪其快捷、直接;相反,閱讀或書寫文字似乎既沉悶又費時,逐漸被潮流摒棄。然而,在漢字的世界,兩者並非對立,漢字由圖畫而來,經歷標準化成形,變成今天的模樣;現時潮流再次傾向圖像,像是一個循環。饒宗頤文化館正在舉辦「活字生香」漢字文化體驗展覽,負責人之一、該館高級節目主任鄧思茵認為,「一個字就是一幅畫、一個故事。」漢字是很生活化、充滿活力的。

  古人根據事物的形狀,用簡化的圖像模擬和記錄,就是甲骨文的起源。甲骨文約在三、四千年前已經出現,是殷商王室為了占卜和記事,而在龜甲或獸骨上刻的文字。目前發現的甲骨約有十五萬片,記載約四千五百多個單字,當中已識別的約有一千五百個,造字方法包括象形、會意、形聲、指事、轉注、假借,內容涉及政治、軍事、文化、社會習俗、天文、曆法、醫藥等。

  「我們與古人一樣,都是用圖像性的東西。」鄧思茵說,我們現時用太陽、月亮的表情符號,正如古人用甲骨文的「日」、「月」,同樣是圖像化的符號,所以甲骨文並非離我們很遠。在這個圖像化年代,今人只是回歸古人觀察世界的方式,「所有文化都是一個循環,循人的生活方式演變。」

  「世上最古老文字的起源都是圖畫,但埃及、蘇美爾(美索不達米亞文明)最終都選擇了字母,只有圖像化的漢字保留到現在仍使用。由甲骨文、金文開始,數千年不斷演變,所以是充滿活力的。」鄧思茵點出漢字的獨特,不像外語用表音字母來表達意思。漢字經歷甲骨文、金文、小篆、隸書、楷書、行書、草書,字體一直變化,生生不息的同時,仍保留圖像特色。鄧思茵表示,漢字貼近圖畫,字形與字義緊密相關,能以直觀的感受和想像背後的意思,容易學習。如「天」的甲骨文是一個人頭頂着天;「田」則是人耕作的地方,描繪農田阡陌縱橫交錯的畫面,很直接和形象化。因此,現時在外國,用甲骨文教漢字是常見的方法。

  語言文字是文化的載體,甲骨文反映了古人的世界觀,與生活息息相關,蘊含中華文化,「漢字起源於生活,每一個字背後也有可感受的意思。」鄧思茵舉例說,甲骨文「日」中央一點是能量的意思,顯示古人相信太陽提供能量;「月」是月缺的形態,反映古人留意到月有圓缺;「明」則由太陽和月亮兩個發光體結合而成,帶出明亮之意。由此可見,漢字的創造承載古人對生活的觀察和理解。又如「孝」是「老」在上面,「子」在下面,表示孩子攙扶或揹着老人是孝順的表現;「好」指女和男結合;「安」的字形是房子中有位新娘,意謂成家立室才能安居樂業。這些漢字反映了中國重視倫理的傳統文化。

  鄧思茵慨歎,學生日常接觸很多漢字,早已習以為常,容易忽略背後的意思和智慧,而且學習中文的方式不外乎默書、背誦,與個人感受脫離,因此對漢字不感興趣。其實,漢字一點也不沉悶,只要明白背後意蘊,自會發現趣味。

  漢字獨特的美感,可從神韻和風骨兩方面欣賞。鄧思茵解釋,漢字能夠營造氣氛,如前文所述的「明」字,很有畫面,一看便能感受到明亮的感覺。至於風骨則能從書法體現,漢字的書體眾多,即使是同一個字,用不同書體寫也會有不同效果。如王羲之的〈蘭亭集序〉,每一個「之」字都呈現了不同的特性和生命力。

  因着這分美感,「漢字在藝術中是不可或缺的元素。」鄧思茵說,像電影海報,漢字的排版和字體會影響整個構圖,十分重要。

  此外,漢字還有許多創新的可能,新年時常見的祝福語合體字便是一例。中國當代藝術家徐冰更以全新創造的「漢字」寫成「析世鑑」,又參考漢字結構把英文單詞寫成「方塊字」。

  鄧思茵認為,無論潮流如何轉變,文字始終不可取替。現時資訊爆炸,人們追求快速的交流,圖像的確能直接和迅速地表達當下感受,但過於單一,無法深化、內化,「傷心時,用兩行眼淚的表情符號,便盡了,如果傷心到極點呢?表情符號便不能完全表達,不足以包含人的感情和世界觀,不及文字可以形容、描述深層思想。」再者,用圖像傳遞訊息,每人的理解也不同,難免造成障礙;不像文字發展多年,經過標準化,每個字有共同認可的意思。文字,始終有其獨特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