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學校「急炒」非學位社工 有欠理據

教育局在今學年起推行「一校一社工」,全港約半數公營小學已轉用新資助模式,並於校內設有至少一名註冊學位社工。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日前指,有學校曲解當局指引,與原來校本聘用的非學位社工解約,而社工在學期末只得三天為輔導學生結案。有小學校長友好坦言,不排除個別學校急於落實政策,造成「硬着陸」的問題。

有「被炒」的非學位社工在社總日前舉行的記者會上現身,指學校在六月底突然以她未持學位資歷,通知今學年解約,學期末僅餘三天上課日,她要逐一處理結案,與學生及家長解釋,而她手上正跟進十多名懷疑虐兒等輔導個案,連同諮商及特教生,待結案的個案逾百宗。以往該校自聘非學位社工,同時外購安排多一名學位社工,而新資助模式下,校方領取社工服務及額外津貼,本應可維持安排,但據社工引述校方稱,學校縱有資源「不代表一定用於其身上」。

該名非學位社工亦透露,學校誤解新政策下的駐校社工均須持有學位,最終只用津貼聘用外購學位社工,處理校內個案的社工變相「二變一」,資源不增反減。有校長友好坦言,如該社工所言屬實,校方顯然操之過急,「通告列明是最少一位全職的駐校註冊學位社工,而非人人均須持學位,以該校情況就算轉制,應有資源維持現行安排,裁走資深的非學位社工,把責任推給學位社工,並非良策。」

友好分析,隨着學校接受政府提供學生輔導主任,須於三年過渡期後轉為新資助模式,不排除個別學校急於轉制,而忽略帶來的影響,「不僅非學位社工失去工作,學生與家長也要重新適應,而接手的學位社工亦未必可應付這麼多個案。」友好指,學校如覺察到輔導需求,應利用津貼自行聘用額外的社工人手,「那怕是兼職性質聘用非學位社工,否則把津貼用於外購服務,也未必對準到學生需要。」

至於社總提出豁免機制,讓聘用現職及具經驗註冊學位社工的學校,可不用轉為新機制。友好認為,學校即使在三年過渡期內暫時不變,社工界宜尋求共識,商討可以接受的平台,否則以往小學輔導機制政出多門的現象仍然無解。

現時全港約有一半公營小學轉行「一校一社工」,其餘一半仍抱持觀望,無論學校作出甚麼決定,應以學生利益為首要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