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學校訓輔無情 愛的教育成空話

最近一宗涉及中學生自殺的死因聆訊,引起教育界議論與反思,死者去年疑逃學遭訓輔主任在電話中聲稱要記大過後,被發現在寓所墮樓身亡。死因聆訊揭示校方處事冷漠,涉事訓輔老師只向學生興師問罪,但出事後卻推卻「不知怎處理」,校長甚至翌日早上始知悉事件。即使教育局對學校訓輔工作、處理學生自殺已有指引,校方與教師卻沒有切實執行,令人唏噓。

死者就讀上水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原先成績不俗,但中四因壓力漸見退步。事發時他被指未辦手續而早退,涉事訓輔老師曾與死者通電話,指他向母親說謊,逃學「可能要記大過」,死者遂央求教師放過他,晚上便墮樓身亡。

翻開教育局的《學生訓育工作指引》,列明「訓育的基本概念」,並不希望學生「只在受到嚴密監視或在懲罰的阻嚇下,才會循規蹈矩」,而學生的不當行為並非出於任性,而是反映他們需要教師輔導。實際上,訓輔老師處理學生懷疑逃學個案,應深究學生脫序行為的背後成因,比如逃學或涉學業壓力與朋輩關係,應與班主任、駐校社工協作,只以記大過懲罰,根本不能對症下藥。

事發當晚,家長曾要求訓輔老師到醫院協助,但涉事教師以「不知怎處理」為由,徵求上級指示。他在該校有二十五年的教學經驗,竟沒有校長的手機號碼,而副校長得知後指示他不要到場,結果他當晚以「學校沒有指引」拒絕到醫院會見家長。根據指引,當局明文要求學校處理學生自殺個案,須成立學校危機處理小組跟進,為死者家屬提供協助、支援及慰問,本是小組職責之列;即使涉事教師在庭上辯稱「不懂安慰人」,學校是「全校參與」模式推行訓輔工作,校方可以安排適合人員接手處理,而非冷眼旁觀;事發後翌日始通知校長,令善後工作未能迅速開展,更是無法接受。再說,訓輔工作是「愛的教育」,試問自認「不懂安慰人」的教師,到底是否勝任?

辦團東華三院稱,校方事後已深入檢討,包括輔導及處理學生情緒方面,加強教師培訓。程尚達期望,學校應重視處理不同個案的標準作業程序,而前線教師宜反思訓輔的意義,避免憾事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