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教師也抑鬱 怯於求助堪關注

踏入新學年,不僅學生面對學習壓力,傳道解惑的教師也面臨精神健康的問題。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最近發表調查,指三成受訪教師出現中度嚴重或嚴重程度的抑鬱症徵狀,嚴重的甚至有自殘及尋死念頭。有教育界友好坦言,教師每日處理學生情緒問題,即使自己有壓力,亦因感到「能醫不自醫」而怯於求助,令工作壓力得不到紓緩。

教協訪問逾一千八百名前線教師,發現高達八成教師感到工作壓力大,三成人曾出現中度嚴重或嚴重程度的抑鬱症徵狀,包括情緒低落、絕望、坐立不安等情況,最嚴重更有傷害自己身體的念頭。受訪教師的壓力來源,主要來自教學及行政工作、教師表現被學校監察、處理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等;教師年紀愈輕,抑鬱情況愈高。值得留意是,選擇尋求專業意見的受訪教師,幾乎排在榜尾,僅高於近一成人選擇的借酒澆愁。

有教育界友好坦言,即使教師有情緒困擾,亦未必願意尋求專業輔導,「尤其是前線教師要照顧學生的個人成長,未必接受到自己情緒也有困擾,擔心自己工作能力被質疑。」友好坦言,即使中小學有駐校社工,願意求助的教師亦不多,「有教師覺得社工室是學生專用,自己有事亦不願找駐校社工傾訴,同時又不想其他教師得知自己問題,使得壓力無法紓緩。」

其實教育局為前線教師設立「教師陽光專線」,輔導員會協助來電者分析及解決問題;有需要時提供專業輔導服務、面談及安排跟進,雖然當局強調「一切資料絕對保密」,但友好坦言,部分教師認為「專線」會令自己的問題被任教學校所知。

他相信,即使政府及辦學團體應教協要求,為教師設立情緒支援服務,在教師普遍怯於求助的心態下,亦是徒然。

政府推行為期三年的「好心情@學校」計畫,今年已是最後一年,友好坦言活動對象不宜只局限於學生,「師生同樣需要好心情」,而減輕教師工作量之餘,更重要培養教師以正面思維面對工作挑戰,「無論是教學與行政工作、學校跟進工作表現,這些是教師日常所面對,以正面思維與價值觀理解,不難迎刃而解。」

所謂「沒有精神健康,即是沒有健康」,教師與學生的精神問題應獲同樣的關注,如何把正能量注入校園,值得政府加以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