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書面舉報輕微虐兒 校長歎不切實際

尚餘不足兩星期,新學年將正式展開,教育局日前向全港學校發出通告,更新學校處理懷疑虐兒及家庭暴力個案的程序,除了懷疑學童遭父母或監護人虐待的個案,列明毋須徵得家長同意,便可轉介社工跟進外,亦引入書面舉報的新機制,讓學校呈報非緊急的懷疑虐兒個案,然而,有小學校長友好同程尚達傾開,認為新機制實際作用不大。

教育局全面檢討學校處理懷疑虐兒及家庭暴力個案的程序,要求學校在處理涉嚴重的刑事罪行,或學童生命受嚴重威脅,包括嚴重身體虐待,學校須盡快致電報警,並表明「隱瞞事件或延誤舉報」會令兒童或他人安全受威脅,警惕意味甚濃。當局首度要求學校以書面方式,向警方舉報「不屬緊急情況」的懷疑虐兒個案,校方須在「報案表」詳細填寫學童及家長個人資料、事發時間及地點、懷疑施虐者身分、與受害人的關係等,並提交記錄學童懷疑受虐情況的「日誌」,而當局更列明這些文件「可能會用作呈堂證供」。

有校長友好坦言,當局要求校方書面報案,令人想起昔日的「罪案資料郵柬」,但對學校來說,實際作用甚為有限,「學生如身上有多處傷痕,或合理懷疑有虐兒情況,一般已視為嚴重,須立即報警;至於情節輕微,校方多會召見家長了解情況,比如家長承認是一時勞氣而管教不當,事後有悔意及願意合作的話,學校一般會告誡家長下不為例,由社工或訓輔老師跟進,未必會報警。」

友好坦言,這類輕微個案只要持續發生,意味懷疑虐兒表證充足,校方必定報警處理,「然而,偶發的單一個案,學校有理無理都報警究辦,恐有濫用機制之嫌。」

他形容學校對懷疑虐兒個案,只有「輕微得不用報警」及「嚴重到必須報警」兩種可能,「中間不存在情節輕微,但要報警處理的灰色地帶」,而學校是否選擇書面舉報,亦難免猶豫,「既然不是嚴重個案,學童被虐的表徵亦相當有限,最怕是校方舉報後調查證實不成立,家長轉頭向學校問責,質疑校方無理舉報,要求道歉甚至索償,對學校便會構成風險。」

教育局更新指引無疑是亡羊補牢的做法,但更重要是如何落實,當局宜說明適用書面舉報的具體事例,釋除學校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