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朗思違規辦學 國際校爭地難

最近朗思國際學校違規辦學,成為城中教育熱話,隨着小學部早前率先復課,中學部以「崇正中學」名義營運,學生今日復課,總算告一段落。事件源於已開辦國際幼稚園及小學的朗思,未經批准在崇正中學校舍開辦一條龍中學課程,最終被當局勒令停課。有教育界人士同程尚達傾開,認為今次事件反映國際學校覓地建校困難重重,甚至不惜違規製造既定事實,以師生作為籌碼。

崇正中學與朗思國際學校合作長達兩年,原先方案是崇正把部分校舍借給朗思營運小學部,雙方向當局申請更改校名為「崇正朗思學校」,惟一直未獲批准,卻被發現涉嫌違規在崇正校舍未經註冊營辦中小學課程。在當局與立法會議員介入下,小學部學生要返回朗思九龍塘校舍上課;中學方面,崇正中學重新與大部分教師簽約,改以支付顧問費予朗思,以沿用後者課程。

有教育界人士分析,今次事件源於朗思覓址辦學,開辦中小幼一條龍學校,「隨着當局推算國際學校學額供求大致滿足,政府短期內不會再提供空置校舍或土地,開辦新的國際學校,辦團只能自行覓址辦學,借用崇正中學校舍無疑是可取之法,因不涉及土地用途改劃,程序理應簡單得多。」他續稱,從過去幾輪的國際學校校舍分配結果,不難看到名氣高的外國辦團佔有相對優勢,以朗思的規模與辦學經驗,亦恐難獲批。

問題是為何朗思要鋌而走險,未經註冊開辦課程?教育界人士坦言,該校標榜一條龍辦學,家長對子女繼續升讀有所預期,「相信校方原意亦是讓學生在學業無間斷下『順利過渡』,而非先待學校註冊完成才展開收生程序,但這樣做,無疑要師生在未註冊校舍上課,猶如製造既定事實,觀乎不少同類情況,師生往往成為校方與當局周旋的籌碼。」事實上,有家長要求朗思在崇正校舍恢復營辦,甚至分配空置校舍,把違法行為「合法化」,「相信當局亦不樂見事件成為壞先例。」

國際學校爭地辦學的爭議,近年接二連三,說是學額需求殷切,更是反映辦團視之有利可圖,但如何改善機制,避免亂象再生,值得當局研究及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