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朗思違規辦學 崇正責無旁貸

程尚達日前在本欄提過,朗思國際學校違規辦學,反映國際學校建校困難重重,但事件另一主角,私立學校崇正中學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有教育界人士指,今次事件揭發崇正中學、朗思國際學校與牛津國際公學,三角關係糾纏不清,然而這些疑團,未有隨着復課而得到答案,而崇正與朗思亦三緘其口,不再對外交代。

朗思早於一五年與崇正簽約,以「崇正朗思學校」名義營運中學,但轉名申請花逾兩年仍未解決,期間校方又申請把校名修正為「崇正(朗思)」,惟一直沒有進展,而崇正與朗思的協議只餘一年多,最終崇正在今年十月通知教育局,決定撤回更改校名申請,同時崇正今年又轉與牛津國際公學合作,邀請名伶白雪梅之女張紫伶,擔任課程營運總監,開設「崇正中學──國際課程」。

事件至今仍有不少令人費解的地方,為何崇正明知協議只餘一年,既容許朗思在其校舍違規辦學,同時又與牛津國際公學謀求合作,而事件被揭發後,又接收大部分朗思師生?為何朗思由原本負責收取學費、支付教師薪金及營運支出,盈餘交還予崇正中學,選擇改為退居幕後,只收顧問費?記者日前再追問,但崇正校長董福僅重申「學生以外的其他事情一概不答」,更指今後不再回應;至於朗思總校長蔡麗如,亦不欲多言。

據知情者透露,雖然爭議曝光,教育局與立法會議員介入後,崇正頓時扮演「白武士」角色,但細心一想,弄成今日局面,崇正絕非全無責任,尤其是崇正與朗思合作關係,隨着註冊程序未完成,據聞早有變化,但崇正同時尋求其他合作夥伴,令朗思不惜鋌而走險。最終結果是,朗思結成「一條龍」教育計畫未竟全功,中學部由辦團身分,變成為別人課程提供服務的供應商,更毀掉多年建立的口碑;反觀崇正重新主導辦學權,更把朗思師生收歸旗下,「說到底私校還是一盤生意,最後竟影響到師生,無疑令人惋惜。」

不少家長心儀私立名校,看準辦學更有彈性,但若辦團漠視法規,便容易出現亂象。事到如今,教育局應思考如何加強規管,避免亂象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