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校董設基本門檻 專責小組乏善可陳

教育統籌委員會的校本管理政策專責小組,日前低調地發表諮詢文件,就改善學校管治質素,特別是法團校董會,提出共十七項建議。有教育界友好坦言,報告對提升校董質素未敢大刀闊斧,難以杜絕校政亂象的問題。

去年屯門興德學校的校政風波,揭示校董質素參差,不熟悉教育政策,甚至任憑學校違法違規,使法團校董會無法發揮效能。專責小組如何對症下藥,一直備受關注,然而諮詢文件的建議,卻令教育界感到乏善可陳。對於坊間有意見提出,包括校監在內的全體校董須具備一定條件及要求,小組未有結論,但指設立培訓門檻可能令招募校董更困難,亦阻礙現有校董繼續服務;又認為各校及辦學團體的培訓安排不同,難以定立合適、可適用於不同法團校董會基本培訓要求。

有教育界友好質疑,小組過度強調設立門檻窒礙出任校董的意欲,卻未考慮校董所負擔的職責,並非「阿水都做得」,「現在每所中小學獲得的公帑資助數以千萬元,校董工作涉及學校財政、人事、管治等,但辦團有權任命佔大多數的辦團校董,甚至學歷僅達小學畢業的人士亦可任校監,即使當局能夠容忍,社會已不能接受。」

友好指,一直有人把校董視為象徵性質的銜頭,而非學校管理者,與當局未設校董條件有關,「起碼有學歷要求,同時為校董提供的課程,須有一定時數或考核要求。」友好認為,當局設立的人才庫不應只供法團校董會物色獨立校董,更應該為辦團校董,甚至辦團成員提供配對,「當局不乏有才能有意願的校董人選,除非門檻定得太高,否則不愁沒人做。」

今次諮詢文件亦未涉及法團校董會組成,友好指現時教員、家長及校友校董雖是選舉產生,卻以個人身分出任,「即他們只能代表自己,有問題亦不能諮詢所屬團體意見,而家長與校友作為選民,又合理預期他們選出的校董是『代議士』,這問題在一〇年上水的育賢學校辦學權風波尤為明顯。」

雖然文件建議加強校董與持份者溝通及諮詢,但不探討校董的代表性,能否如文件所言「促進主要持份者參與學校管治」,友好相信建議的校監聚會、小組討論,未有制度變革,只會徒具形式。校本管理不代表當局對學校完全放任,加強規管旨讓制度更健全,值得辦團與教育界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