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疏導師生情緒 中學校長遇兩難

這次修訂《逃犯條例》而起的爭議,正值學期末發生,大部分中學正是期終考試,而試後活動未必在校園進行,客觀上造成「無課可罷」的局面。今次的爭議,學校處境面對兩難,有中學因通告字眼被誤解為「鼓動學生罷課」,有校長友好大吐苦水,既擔心社會撕裂帶入校園,令學校受到不同政見團體所衝擊,但同時大遊行與暴亂場面,通過傳媒及社交網站廣泛傳播,師生亦難以不聞不問,如學校不設法疏導,也影響校園氣氛。

  綜觀學校的處理手法,均是罷課外尋求其他方式,比如容許學生在考試前後,在校內和平靜坐或集會,讓學生有秩序地表達看法。上周有個別中學校長,亦通過「校長家書」形式,以柔性手法引導學生思考,比如華英中學校長尹志華日前發表《華英家書》,提到自己曾與學生交談,認為他們立場鮮明,認真審視自己心態及立場,更呼籲政府「擱置」修例。

  逾百名中學現職及退休校長,上周五以個人名義發表聯署,更動之以情,提到校長們理解年輕人無奈與沮喪,對於他們被拒絕、痛擊和傷害,「作為師長,我們無語,心中有淚」,翌日特首宣布暫緩修例。

  聽聞參與聯署的現職校長,不少對於聯署本有保留,但對近日情況亦心急如焚;同時教育局早前發給全港學校的公開信,雖肯定教師堅守崗位,但有校長認為當局側重於回應罷課,忽略了師生情緒需要疏導,最明顯是未提輔導方面支援,比如當局以往曾為大型事故,提供學校創傷評估量表,供教師及家長評估事件對學生的影響,如今震撼的畫面已「入屋」,但相關資訊卻隻字未提,令校長感到「正面資訊」不多。

  無論如何,修訂《逃犯條例》的立法程序已經暫緩,爭議應告一段落,無論社會與校園均應該回歸平靜,和平、理性地討論議題,相信是教育界與家長的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