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課本「篡改」風波 教師用書須改善

 最近教育界熱話,離不開教科書爭議,有政治團體在社交網站貼文,指小五常識科課本有關傳媒功能的內容被「篡改」,最終卻被揭發貼文是把教師用書與學生用書混為一談,完全是憑空揑造的政治炒作,無端引起一場討論。有教育界友好同程尚達傾開,認為涉事的教師用書在編輯上有問題,亦是造成爭議的原因。

  今次涉事教科書是教育出版社的小五《今日常識新領域》第四冊,香港眾志的貼文指,課本關於傳媒功能的內容有別,把「監察政府和揭發社會問題」字句刪去,只保留「報道和分析時事、提供娛樂和教育資訊等功能」,質疑當局「以偏頗的政治思維篡改教科書」。教育局向出版社了解後,發現貼文根本並非不同版本的學生用書,而是把教師用書比對學生用書,嚴詞批評言論失實及揑造,誤導公眾。

  有教育界友好指,香港眾志未經查證便發布失實資料,須負上一定責任,但出版社在編寫教師用書時,只要略加留心,便可避免爭議發生,「一般而言,教師用書的課文與學生用書理應一致,但涉事教師用書加入『監察政府和揭發社會問題』,沒有紅筆標註,兩者比較下難免造成誤會。」友好坦言,只要課文有紅字,便已經證明該冊是教師用書,爭議未必出現,「前線教師使用時,亦須了解哪些內容未列入學生用書,否則教學難免造成不便。」

  對於香港眾志辯稱,相關內容是「故意在學生版本中刪去」,友好不認同此說法,「傳媒作為監察政府和揭發社會問題的功能,涉及『第四權』概念,應留待初中階段再深入探討,對小學程度是進階知識,收錄在教師用書,讓教師視乎學生能力加以補充。」

  友好指,這些補充概念,一般以紅筆在課文旁邊註解,「若教師用書與學生用書內容完全一樣,只會令學生用書夾雜程度艱深的補充資料,造成教學困難之餘,也加重學生的學習壓力。」

  這場「篡改」常識科教科書的爭議,無疑是反映教育議題的高度政治化,同類爭議在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領域,料仍會發生,值得當局加倍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