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通識課本走偏鋒 無助教師選書

程尚達昨在本欄提過,通識教育科教科書是否送審,討論多年未達共識。教科書出版社在毋須送審下,課本對爭議性議題有不同立場,個別教科書更被指內容「過激」。有通識教育科教師友好相信,出版社旨在課堂帶來討論,但教科書若不能持守客觀持平,甚至為辯而辯,往往出現「走火入魔」的副作用。

綜觀今年多套新版通識教育科課本,個別內容確有「過激」之嫌,比如有課本指港人在社會轉變下的身分認同,有三種不同反應,把驅趕內地遊客、噓國歌及提倡港獨,從而宣泄不滿的行為形容為「戰鬥」,其餘反應則是「逃跑」及「投降」;有課本則以漫畫形式,把中國軍艦在南海驅逐菲律賓漁船,與「六四事件」的「坦克人」一幕類比。雖然出版社強調內文已呼籲學生要「易地而處」,理解各種社會事件,又指漫畫旨讓學生了解其他國家對中國軍事行動反感,但相關內容被教師質疑表述不當,甚至觀點有預設立場之嫌。

友好坦言,在通識教育科課本毋須送審下,出版社對課本內容有較大的詮釋空間,「比如『佔領中環』的處理與詮釋不一,有些較為強調佔領行動是違法,有些則以『雨傘運動』形容事件。」課本由編寫到編審,經過多個步驟,友好相信個別課本內容有所爭議,是出版社刻意編製的,「個別課本確是寫得『激一些』,相信旨在課堂帶來討論與反思,但學生把課本內容視為金科玉律,甚至解讀議題,未免流於武斷與偏頗,反而不利他們學習及備試。」

通識教育科有別其他科目,教師一般不會照本宣科,友好相信教師在課堂上未必「依書直說」,「比如『戰鬥、逃跑、投降』的論述,坊間不太接受,實際上身分認同是相當複雜的概念,亦有不同解讀,課本沒必要以單一論述『把話說死』;否則為辯而辯,刻意炒作爭議議題,以教科書而言未免『走火入魔』。」友好坦言,教師選書原則,主要視乎內容是否齊全、題目庫等配套是否完備,「課本內容寫得『再激』,無助學校選用。」

教科書有別於一般消閒讀物,是師生的教學材料,須秉持客觀持平的原則,完整且正確地呈現觀點,引導學生思考。出版社在處理個別議題上,取材須更嚴謹,否則觀點偏激,前線教師未必選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