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點評】難為文憑試狀元下定義

第七屆中學文憑試日前放榜,今屆首次誕生考獲八科甲類科目及數學延伸部分同獲5**的「超級狀元」,被傳媒形容為「終極狀元」;同時傳統名校聖保羅男女中學,一度因一名其他科目考獲5**級,但數學必修部分只達5*級的考生,未能確認他的狀元資格,經查證始認證為「狀元高中」。有教育界友好稱,今屆狀元放榜情況較為特殊,改變以往狀元的定義,令傳媒與學校各自解讀。

喇沙書院的黃子衡榮膺今屆文憑試「超級狀元」,他在四大核心科目,選修的音樂、生物、化學及物理,以及數學延伸部分均獲5**佳績,是歷屆文憑試首名取得八科5**的狀元。然而,如何解讀卻為傳媒帶來難題,因為歷屆文憑試考獲最佳成績的考生,均在七科獲得5**被視為「狀元」;「狀元」在數學延伸部分同獲5**,則稱為「超級狀元」。黃子衡的情況,正打破以往約定成俗的「狀元」定義。

按照文憑試考試規則,考生最多可報考八科,黃子衡的成績已達極致,有傳媒冠以「終極狀元」的稱號,或把他成績單上的星號加總為「十八星狀元」。友好認為「狀元」旨在形容獲得最佳成績的考生,「終極狀元」定義不清,「若今屆同時有考獲八科5**,但數學延伸部分未達5**的考生,試問如何定義?」他指「超級狀元」旨在形容為一眾「狀元」之中,成績更卓越的「星中之星」,況且考試規則及傳媒解讀,均不將數學延伸部分視為一科,不存在「九科5**狀元」,「『超級狀元』界定宜靈活,既然考獲七科5**已視為『狀元』,把八科5**形容『超級狀元』較易理解。如下屆無人再獲八科5**,在數學延伸部分獲5**便已是『超級狀元』」。

另一個疑惑是聖保羅男女中學一度遺漏的狀元藍正宏,他在數學必修部分只達5*級,但延伸部分獲5**級,考試及評核局視兩個部分同為數學科,因此確定他在甲類科目獲七科5**,與坊間以必修部分「論英雄」做法不同。友好坦言,這類情況以往在狀元考生甚為少見,相信學校一時間難以判斷。

今屆「超級狀元」黃子衡道出「一張證書不應該為人生下定義」的金句,狀元只是公開試的一時美名,如何定義,確實見仁見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