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國際校教學法 培養自信好學孩子

不少中產家長對國際學校趨之若鶩,認為課程較本地學校輕鬆,或想子女學好英文等。然而,國際學校實際上如何教學,家長未必完全掌握。最近Elsie看過一本由新雅文化出版,名為《國際學校老師這樣教》的新書,作者譚麗霞(Lisa)有十八年在國際學校任職圖書館老師的經驗,現時是作家和中英文語言老師,她以多年在國際學校的工作經驗寫了該書,讓家長知道國際學校老師如何教學,思考子女是否適合在國際學校就讀,也可向國際學校老師「偷師」,鼓勵子女自主學習,以及從閱讀中啟發思考。

Elsie早前約了Lisa,了解推出新書的原因和內容。曾任職香港國際學校及弘立書院圖書館老師的Lisa,當時主要負責資訊素養教育,以及英語兒童文學閱讀推廣,其後因健康問題離開校園,現時主要當私人補習老師及撰寫兒童雙語作品,包括《熊寶寶趣味階梯閱讀》、《親子英語閱讀》系列等,不時出席讀者活動。

Lisa憶述,某次出席讀者活動時,無意中提及國際學校的老師,很懂得鼓勵學生,甚至不會改正學生的錯處,並按程度教學生閱讀和寫作,引起出版社編輯的注意,建議她撰寫以國際學校教學法為主的新書。

另一方面,現時擔任補習老師的Lisa,近年開始教授本地小學的學生,逐漸發現國際學校和本地學校的教學法有很大分別,教出的學生亦不同,因此促使她撰寫新書,講述國際學校老師如何教學,即使家長無計畫讓子女轉讀國際學校,也可了解他們的特色,而部分教學特色,家長都可做到。

「本地學校學生很乖、好好教、好純,當你是專家,不會挑戰你,可是他不敢問問題。」Lisa發現,當她向本地學生發問時,感到他們思考空間很窄,沒好奇心,上課時會打呵欠,她笑言這種情況讓她感到「無面」,因以往從未出現這情形,經了解後,認為可能是本地學校的教學方法太過填鴨式,追求標準答案,扼殺小朋友的學習興趣和好奇心。

Lisa早年投身教育界時,曾短暫在本地小學和中學當老師,當時已不認同本地學校的教學模式,後來遠赴美國進修,取得圖書管理和資訊科技碩士和教育碩士學位,回港後到國際學校應徵,結果就當了國際學校老師十八年。

Lisa表示,國際學校和本地學校的課程各有好處,她亦承認在知識紮實層面,例如中英文識字量、數學運算上,相信本地學校做得較出色,但她反問這是否學習的重點?還是想小朋友永遠好學,培養終身學習精神,可適應二十一世紀的社會,這些問題值得家長思考。

在《國際學校老師這樣教》中,Lisa把內容分成三章,分別是「鼓勵自主的教學模式」、「啟發思考的閱讀教育」及「豐富心靈的成長教育」,當中用了不少例子說明。例如其中一篇「啟發思考的歷史教育」,Lisa就用國際學校教美國南北戰爭的歷史做例子,老師不會要學生死記硬背歷史事件的年份、地點、遠因、近因和過程,再在測驗或考試時,把內容快速默寫出來,而是通過做研習報告、做筆記,甚至角色扮演等,鼓勵學生自主學習。

有趣的是,研習報告的形式不沉悶,老師請學生製作一份當時的報紙,報道當年的重要新聞;學生學習這個課題後,可思考兩個問題:南北戰爭的原因、戰爭是否解決衝突的唯一方法。問題的設計是為引起討論,啟發思考,沒有標準答案。

Lisa表示,國際學校不用教科書,視標準答案如敵人,除了數學科外,主要問開放式問題。「就算歷史科所教的事件已有定局,老師不是問歷史事件內容,而是問學生對歷史的意見。」

此外,國際學校很鼓勵學生閱讀,Lisa表示,沒有閱讀習慣的學生,缺乏詞彙,不但作文成績受影響,也影響日常學習。「我們是用語言學習,語言欠佳,又如何學習?」她表示,想提升語言水平,應廣泛閱讀,多看出色的兒童文學作品,或小朋友感興趣的題材。

不過,家長要注意的是,閱讀並非讀完就算,過程是讓子女多思考。Lisa指家長跟子女共讀時,可問角色遇到甚麼問題?有甚麼解決方法?當讀到大約三分一時,可讓子女猜測下一步將發生甚麼事,訓練邏輯推理,並鍛煉日常生活中的解難能力。「閱讀時不用腦,生活也不會用腦。」在書中,Lisa又介紹了國際學校老師如何教授閱讀、寫作、評估標準等,相信不論是否想送子女讀國際學校的家長,都有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