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生拍攝瀕危穿山甲 反思保育

(星島日報報道)比起憨態可掬的大熊貓、可愛的中華白海豚,瀕危絕種程度更甚的穿山甲,卻因其貌不揚而不甚得公眾歡心,身上的鱗片更被黑市商人覬覦而慘被獵殺。演藝學院三名電視電影學系碩士生,早前獲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贊助,遠赴馬來西亞沙巴兩周,拍攝當地人保育馬來穿山甲的紀錄片,反思保育野生動物,城市人也不能置身事外。

穿山甲屬於極度瀕危的野生動物,比港人熟悉的大熊貓、中華白海豚等,瀕危程度更甚,亦因牠身上的鱗片被認為有藥用價值,遭致眾多不法之徒覬覦,在全球走私買賣情況嚴重。今年二十三歲,在演藝學院修讀電影製作藝術碩士的陳俊安(Anson),原以為保育穿山甲距離自己很遙遠,但一趟十四日的沙巴拍攝之旅卻改變了這個看法。

「我以前覺得自己不吃、不去消費穿山甲,又沒有見過牠,保育關我何事?」Anson坦言,與同學林威廷和吳鵬宇參加計畫前,對穿山甲毫不認識,直至選定牠為拍攝主題時才開始了解,並得知香港也有中華穿山甲,於是想通過拍攝沙巴當地人對馬來穿山甲保育的態度,聯繫起城市人與自然保育的關係。

Anson等人四月中赴沙巴京那巴當岸,跟隨當地保育中心人員深入森林尋找穿山甲蹤迹。「我們白天進森林放置隱蔽鏡頭,還有沿途做標記等,以便夜晚再進入拍攝動物活躍的模樣。」三人前後進過森林四次,沿途曾被蚊蟲叮咬和被水蛭吸血,還曾不小心把其中一部攝影機跌進泥水中而報廢,可惜連一隻穿山甲也看不見。

雖然主角沒有露面,但Anson等人採訪了當地保育員、村民,並得知穿山甲瀕臨絕種與森林面積減少有關。「人們開墾森林土地來種植棕櫚樹,以獲取經濟產物棕櫚油。棕櫚油無處不在,像薯片、朱古力,一些化妝品和清潔劑都會用到,作為城市人的我們也正在消費穿山甲的生存環境。」Anson表示,他們現已製作四集,每集約四分鐘的影片,將於月底提交海洋公園,料日後有機會公開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