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臂小提琴家 奏出正面人生樂章

 

 

常言道,「天生我材必有用」,要發揮潛能,除了個人努力和意志外,家人的支持也很重要,好像來自加拿大、被譽為古典樂界明日之星的中泰混血兒小提琴家殷兆基(Adrian Anantawan),天生沒有右手,但在父母支持下,克服身體限制,成為知名小提琴家。Adrian早前到了香港,跟香港青少年管弦樂團及聖士提反書院附屬合唱團,合作舉行《非凡的禮物A Gift to Give》音樂會,並到訪香港的學校,跟學生分享他的音樂及成長故事;其母親李艶珠(Maria),也有在音樂會中分享她與兒子在音樂路上的經歷,讓大家知道家人的鼓勵和欣賞的重要。

筆者日前見到Adrian及Maria,談過兩人共同行走的音樂路,以及Maria如何幫助兒子成長。十七歲從香港到加拿大留學的Maria,後來認識了泰裔丈夫,就在當地結婚,並育有三名兒子。然而,這三個孩子都不易照料,因他們各有特殊教育需要,其中大仔Adrian天生沒有右手及語言發展遲緩,二仔則有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三仔亦有語言發展遲緩。不過,在她和丈夫的照顧下,三子各有成就,大仔成了小提琴家,並取得美國耶魯大學小提琴演奏碩士,亦獲得哈佛大學的教育碩士資歷,二仔成為工程師,三仔在大學畢業後,也投身教育工作。

在旁人看來,Maria的教子之路似乎不易走,但她不認同。「很多人以為過程很難行,但當發生在自己兒子身上時,只會因應當時狀況,想方法解決。」她憶述大仔出生時,知道他的身體跟常人不同,初為人母的她坦言有恐懼。「不是為他將來驚,而是為自己驚,因突然有個在生活上全依靠你的人出現,加上這個人需要更多的栽培,我是怕自己做得不夠。」

Maria說,當Adrian還是嬰孩,照顧方式跟常人無異,而嬰兒也不會知道自己的不同,更不會因此而不快樂。當Adrian日漸成長,Maria發現兒子想要做的事,他會以自己方法去做,故Maria也會讓他嘗試,除非真的需要幫忙,她和丈夫才出手協助。

Maria指有次兒子還在歲多兩歲時,不知在那處找來指甲鉗,還用右臂代替手指,想替左手剪指甲。當時Maria大驚,一手搶去兒子的指甲鉗,後來才發現自己做錯了。「即使受傷,最多流少少血,會好的,不用那麼擔心。他沒有右手,更需要學習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問題,如太保護他,只會影響他的人生。」

說到讓Adrian學小提琴,也是父母一次讓他嘗試的機會,想不到改變了Adrian一生。那年他讀小學四年級,學校要小朋友學一種樂器,由於身體的限制,Adrian未能跟其他同學一樣吹牧童笛,故Maria和丈夫就讓他向其他方面發展。

「我和丈夫都喜愛音樂,那時家中有個小提琴,就嘗試讓他學。我那時想,拉小提琴只需要左手Fingering(按弦),右手拉弓時,只要有輔助工具,應該可以做到。」Maria笑言那時沒想到那樣拉小彈琴,原來很困難,但那反而是好事。「可以讓他嘗試一下!」

想不到一試之下,Adrian就喜歡了小提琴,加上他本身的天分和熱情,促使他願意繼續練習,十六歲時更獲全額獎學金入讀音樂名校柯蒂斯音樂學院,亦曾跟隨世界級小提琴家學習。「他第一次跟大師學拉小提琴,拉到手都發熱。當時天氣很冷,我駕車接他下課,他一上車,就把手按在冰凍的玻璃上,還說That’s was a good lesson!」Maria說。

天生只得一隻手,對很多人來說是難以想像的生活,但Maria說她和兒子都是「硬頸」的人,不會視困難為problem(問題),而是視為一個狀況(situation),只會想到如何把事情解決,而不是自怨自艾。「例如要在地上拾一本書放上桌面,方法可以有很多,可以用兩隻手,可以用一隻手,甚至可以用腳或用口提起,不一定要雙手。」她認為做事最重要有自信,並接受狀況,保持正面思想,或許就是這態度,亦感染了兒子。

現時三十三歲的Adrian,談到多年來的音樂路,從未試過因遇到困難而想放棄,能堅毅走下去,除了多得父母和朋友支持外,最重要是看事物的態度。「不要只着重成功,過程中曾遇到很多失敗,但只要視失敗為學習機會,就可以繼續堅持下去。」

Adrian現在除了到各地表演外,還會幫助不同殘疾人士,助他們研究演奏音樂的可能,希望以音樂和教育回饋社會,也想以身作則,以自己的故事鼓勵其他人。「人的限制只在於腦袋,不在於身體,只要肯嘗試,身體自然會幫助你做想做的事。」從跟Adrian和Maria的談話,不難發現,只要改變想法,許多困難並不如想像中難以應付,最重要是相信自己的能力,保持正面心態,自然容易想出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