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要聞】THEi生設計雨水花園 三層植被紓緩水浸

 (星島日報報道)為紓緩雨季帶來的水浸問題,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THEi)學生參考外國「海綿城市」概念,設計出既可儲水,亦有助排洪的「雨水花園」。設計最終獲發展局採納,並在何文田公主道及衛理道交界的花園進行改造,預計農曆新年前竣工。負責設計的學生表示,過程中須顧及地底複雜結構,也要與多個政府部門磋商,甚具挑戰性。

  雨季為香港帶來水侵問題,去年超強颱風「天鴿」的威力更是不容小覷,加上全球暖化令極端天氣增加,然而不少排洪設備未必能應付。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THEi)修讀園境建築的兩名學生設計「雨水花園」,結合三層植被與不同植物品種,將何文田公主道與衛理道交界的一個花園打造成「自給自足」的可持續綠色建築。

  植被底部分為三層,包括頂層透氣鎖水的濕地淤泥、中層用以濾水的沙粒、下層承托用的碎石。當暴雨來襲,雨水會通過植被層滲透至底部,並由地下管道收集;倘若雨水量太多,會由底部逆流管排走。新設計較現時一般園境設計,讓雨水由四方八面流走,排洪功能大幅改善。

  同時,新設計種植六種品種的植物,除了增加生物多樣性,讓生態環境自給自足,亦有特別功能。有份設計的三年級生張曉婷指,花園種植可抵禦水侵的植物,如燈心草在六百毫米降雨量情況下仍可生長,在旱季亦毋須額外料理。她透露,設計涉及地底複雜結構,以及行人和交通設施,故須與多個政府部門包括渠務署、土木工程拓展署、漁農自然護理署等協商。

  THEi環境及設計學院環境學系助理教授陳元敬指,「雨水花園」設計意念嶄新,加強城市應對極端天氣的抗逆性。近年公共空間、綠化平台等議題在社會討論熾熱,需要更完善的城市規劃。他指現時本地註冊園境師不足二百人;THEi作為本地除香港大學以外,提供園境建築學位課程的院校,今年將全部四十五個學額撥入「經大學聯招」收生,學額較以往只有十個大幅上升,以應付需求。

閱讀更多

張沛松紀念中學揚威亞太機械人賽

(星島日報報道)香港學生在亞太區機器人錦標賽奪佳績,代表香港早前赴紐西蘭出賽的張沛松紀念中學學生,憑出色的機械人設計、答辯表現和團體合作,贏得高中組比賽的亞軍及卓越獎。領隊陳立仁老師指,團隊合作是隊伍致勝關鍵;當中隨機組合隊伍的團體賽賽制,亦令學生學習到「今日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道理。學校亦因此獲得今年度世界機械人錦標賽的入場券,正積極備戰。

  第十一屆亞太區機器人錦標賽早前舉行,張沛松紀念中學派出兩支隊伍,代表香港赴紐西蘭比賽,迎戰另外逾二百隊,來自中國、紐西蘭、韓國、美國等國家及地區的參賽者。參賽者須按指定題目及要求設計機械人,然後在賽場上完成不同的任務,過程亦須向評審提交工程日誌作評核。

  張沛松紀念中學其中一支隊伍4815A,在高中組比賽中贏得亞軍及卓越獎。主辦單位亞洲機器人聯盟指,優勝隊伍有詳細的工程日誌,解釋機械人的製作理念和設計,更在答辯過程中展示對機械人的了解,亦在當中的自動計時賽、手動計時和團體賽中突破重重困難,具備一定實力。

  領隊陳立仁老師指,團體賽隨機抽取不同隊伍組合,故學生需要克服語言困難,用英語和普通話與聯隊討論戰略,但亦令學生明白「今日的對手可能會是明天的隊友,今日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道理。他認為,香港隊伍與聯隊之間溝通,達成清晰的分工是隊伍獲佳績的關鍵。學校亦憑是次佳績,獲一八年世界機械人錦標賽的入場券,正計畫參加各項本地賽事積極備戰。

閱讀更多

【教育點評】寒流襲港 掀家長網上熱話

寒流襲港,天文台預測今早天氣嚴寒,市區最低氣溫僅七度,新界再低兩至三度,學生返學須做足禦寒措施。今次寒流正值冬季流感高峰期,據衞生防護中心統計,學校爆發流感樣疾病個案大幅上升,上周有四成三個案在小學爆發,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則佔三成七,中學亦逾半成。程尚達留意到,不少家長在網上留言憂慮流感情況,也反映家長及學校應對流感的亂象,值得深入探討。

  隨着今年先後有兩宗兒童流感死亡個案,幼稚園家長格外緊張。有家長在網上指幼童自理能力與抵抗力差,「打噴嚏又不會掩口」,加上政府與私家醫院牀位飽和,建議政府應宣布全港幼稚園停課,變相提早放農曆新年假期。不過亦有家長認為貿然停課,衍生照顧問題,況且家長若有疑慮,可以自行決定不讓子女返學。

  衞生防護中心早前要求學校在季節流感期間,為所有學生在抵校後量體溫,識別發燒學童。有幼稚園家長「爆料」稱,有人為讓子女能「過關」順利上課,要求子女返學前服食退燒藥,形容做法「自私」,隨時把病毒傳給同學,造成流感爆發。有家長建議讓子女戴口罩返學,但問題是低班及幼兒班的學童,「口罩變成面罩」,根本不切實際。

  有小學家長反映,有小學拒絕學生戴口罩返學,理由是學生有病應在家休息,既然返校時狀況健康,便不必戴口罩,然而衞生防護中心向學校發出通告列明,「在流感流行期間,避免前往人多擠逼或空氣流通欠佳的公眾地方;高危人士在這些地方逗留時可考慮佩戴外科口罩」,顯然學校只留意到通告稱「如出現呼吸道感染病徵,應佩戴口罩」,忽視環境因素帶來的健康風險。

  中學生無論自理與抵抗力較高,但有中四家長在社交網站留言,指兒子今日參加學校旅行,如今遇到寒流,不知如何是好,結果引來其他家長留言批評,指中學生做足禦寒措施,根本不用擔心。有家長建議學校考慮取消旅行,因為在寒冷天氣警告下,應減少戶外活動。

  其實本港學校對應對流感已有經驗,家長毋須過分恐慌,最重要是提醒子女注意個人衞生習慣,與學校保持溝通,始是「同步過冬,一起對付寒風」的正面態度。

閱讀更多

科大研環保藍牙基站 不申專利分享研發

 (星島日報報道)物聯網時代來臨,人們靠手機就能隨時隨地與環境互動,過程中少不了藍牙基站發揮功用。科技大學團隊研發出一種太陽能藍牙基站luXbeacon,發送訊號速度比衛星導航系統(GPS)技術快七倍,亦比現有的藍牙基站節能環保,並免卻維修和換電開支。科大表示不會申請專利,產品的設計,包括電路、部件和固件來源密碼等已上載到網絡,免費公開予大眾使用。

  藍牙基站是一種按一定頻率發送預設訊號的裝置,常用於室內定位導航,商家向路過人士的手機發歡迎訊息、購物資訊,或車主以手機控制車門開關等,本港國際機場去年亦安裝逾萬個藍牙基站,讓旅客可用手機在室內導航。不過,大部分藍牙基站電池須定期更換或充電,維修耗費大量人力和開支,科大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系社交媒體實驗室韓裔博士生全剛恩有見及此,決定研究更節能的裝置。

  全剛恩以兩年時間,研發出嶄新的luXbeacon,它設太陽能面板,在有日光或室內照明的情況下可充電,毋須維修和換電。儲滿電池後,若以每秒發放一次訊號的頻率運作,可使用八小時,若十秒發放一次訊號則可使用三十二小時。他透露與合作夥伴兩年前在泰國曼谷進行為期超過一年的實地測試,「luXbeacon安裝在室外車站等地方,在每日缺乏光照達七、八小時的情況下,仍能全天候運作。」

  全剛恩又稱,luXbeacon訊號覆蓋範圍最遠可達一百米,一般室內應用已很足夠。其導師、學系助理教授許丕文表示,現時GPS如用在車輛導航上,發送頻率約每七秒一次,而luXbeacon可做到每秒一次,足足快近七倍,如用在快速移動定位,或加強訊號的情況下,還能做到每秒發送五十次。

  「這項發明不會申請專利,而是通過大學技術轉移中心,將它的設計圖,包括電路、部件和固件來源密碼等上載到網絡,免費開放使用。」全剛恩估計,到二〇三〇年全球有一半能源消耗會與物聯網活動有關,希望普及這款節能的發明,防止全球進一步暖化。

閱讀更多

伯裘推「微寫作」 中文成績有進步

 (星島日報報道)面對中文作文高達六、七百字的字數要求,學生下筆或感到有壓力。伯裘書院在初中中文科推行「微寫作」計畫,每篇字數不多於二百字的作文,除了更集中鍛煉寫作技巧,互動的課堂更有助提升學生的鑑賞能力。中文科科主任張敬才指,去年於中一級部分班級試行「微寫作」後,參與學生在中文科成績有所改善,當中成績較遜者進步更顯著。

  張敬才表示,相比一般學生用作練筆的周記,微寫作更有目標性,可針對不同寫作手法來訂立特寫題目,尤以較「平淡」的描寫文為主。學校採用香港文學散步中的篇章,引導學生了解各種寫作手法,亦培養學生對香港文物保育的情感。去年於中一級的實驗證明,採用「微寫作」的實驗組班別,中文科成績較以傳統方法教學的控制組班別,平均高逾七分。

  有讀寫障礙的學生李佩雯說,小學時要坐在老師旁邊,靠其指導才可完成作文,「因為覺得中文寫作非常難,又無聊。」但升讀中一的她,嘗試從篇幅較短的微型作文入手,寫作能力大幅改善,今年中二中文科考試已可寫出八百字的作文。

  有於課堂採納微寫作的中文科老師曾菀嫈指,部分班別會額外加入虛擬實境(VR)的學習方法,例如根據學習篇章的內容,到現實環境如廟街,拍攝並製成虛擬實境片段,加深學生對寫作片段的印象。中學之前在內地學習成長的楊家銘同學表示,通過虛擬實境片段,加深對香港的認識。

閱讀更多

家長同盟晤蔡若蓮 促訂家課上限

(星島日報報道)一直關注學童家課量及壓力問題的香港革新教育家長同盟(家長同盟),昨與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會面一個半小時,家長同盟提出五點訴求,其中包括設立家課量上限,以及要求教育局敦促全日制小學執行指引,確保每天有一百分鐘的小息及午膳時間。召集人周勁倫指,雙方於會上坦承交流,局方承諾將意見轉達至不同工作小組。

  家長同盟提出五點訴求,包括重設家課時數上限,確保導修課可供學生完成大部分功課,於網上公開每日家課安排;履行一百分鐘的小息午膳指引,由教育局敦促學校跟隨及執行方案。召集人周勁倫稱,就家課量上限問題,會上有熱烈討論,他認為,上限可保障學生在課餘時間,有空間作充裕休息,「非一刀切要有硬性指標,每一所學校都是相同家課時數。」他稱局方早前已表明立場,認為劃一家課時數未能照顧學習差異問題。

  至於學童每天一百分鐘休息安排,周勁倫稱,建議教育局將要求納入外評指標之一,監察學校執行。他稱局方會面期間態度開明,未有排除他們的意見,又承諾將意見轉達至不同小組。

閱讀更多

蓄洪池變藝術展廳 一睹現代「大禹治水」

 香港一年四季也下雨,很容易水浸,如何防患於未然?原來,渠務署在大坑東、上環和跑馬地興建了蓄洪池,解決曾經困擾多時的水患。蓄洪池位於地底,平日不對外開放,所以很少人留意到。不過,現在公眾就有機會進入蓄洪池欣賞藝術品,因為大坑東蓄洪池正舉辦《大禹之後》媒體藝術展覽,是本港首次有蓄洪池用作展覽場地。Elsie早前參加傳媒預覽,經歷了一場獨特的視聽體驗,更了解到香港的防洪歷史。

  蓄洪池位於大坑東遊樂場地底,Elsie到達遊樂場後,戴上大會提供的耳機,聆聽關於蓄洪池歷史和展覽主題的導賞。不說不知,原來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由於城市急速發展,舊區的排洪系統不勝負荷,因此每逢雨季,處於主要幹渠會合點的旺角,便經常水浸及膝,加上西九填海工程導致海岸線移出,使排洪速度更慢。傳統治水方法,是擴闊或加建地底幹渠,但旺角是人口密集的商住區域,地底有大量供水供電的設施,一旦進行工程,就要暫停水電和封路改道,十分擾民,渠務署唯有另覓方法。

  渠務署最終決定,在大坑東遊樂場興建蓄洪池,因為其面積廣闊,每階段工程只需封閉一個球場,其餘球場仍然開放,擾民程度大大降低。蓄洪池於二〇〇四年落成,是香港首個及最大的蓄洪池,容量相當於四十個奧運標準游泳池,原理是把雨水暫存,待暴雨過後才泵出,改善水浸問題。可惜,多數市民沒為意,這次展覽的其中一個訊息,就是要喚起大眾對身邊默默付出的人和事的關注。

  策劃這次展覽的藝術家伍韶勁(Kingsley)表示,「旺角有很多人居住,每天也有人在這運動場做運動,但未必留意到下面的蓄洪池,默默守護城市,十三年來不再有水浸」。這個展覽名為《大禹之後》,因為大禹是中國傳說中家喻戶曉的人物,以治水聞名,Kingsley認為,現時城市中同樣有些人做了很多工作,卻少人察覺,「這個城市的『大禹』又有誰認識呢?展覽想致敬傳說中的大禹,以及今日的無名英雄」。

  聽完導賞,Elsie經過地面泵房,步進蓄洪池,期間耳機傳來空靈、靜謐的音樂,這一段「聲境行」,讓觀眾準備心情進入展覽。步進池內,一股酸臭味傳來,環境陰暗,微弱光線照着柱上的投影,顯示本地藝術家張慧婷的詩句。展覽的重頭戲,就是五塊長形大紗布,被九十把風扇從下方吹起,伴隨音樂,按不同節奏起伏,就像海浪一樣。同時,藍色和紫色的燈光忽明忽暗,映照在紗上、柱上、牆上。原本蓄洪池幽暗看不見盡頭,Elsie通過燈光變化,才感覺到池內的空間感。

  觀賞完展覽後,Elsie與Kingsley傾過,問到他為何選擇水為創作題材?Kingsley指出,水盛載着豐富內容,可用來做很多比喻,而且很有美感,「例如這次,水的起伏訴說着一個個融會在一起的故事——有關城市發展、在當中默默耕耘的人,以及在過程中被遺忘、蒸發了的歷史」。

  聽Kingsley講,這次展覽源於去年參與澳洲阿德萊德展覽期間,聽到當地的乾旱情況,想起香港因氣候變化和都市化,引起另一種水失衡,希望找相關的場地創作,後來獲《賽馬會藝壇新勢力》邀請展示藝術作品,得到藝發局和賽馬會的支持,把意念付諸實行。考慮地點時,Kingsley第一次參觀了大坑東蓄洪池,「所帶來的震撼令我有了展覽的構思」。及後,藝發局向渠務署建議展覽計畫,得到渠務署首肯,等冬天旱季清理蓄洪池內的泥污後,終於促成這個展覽。

  Elsie知道,這種考慮場地而創作的藝術模式,名為「場域特定藝術」(site-specific art)。Kingsley的作品常用光作媒介,這次為蓄洪池「度身訂造」展覽,整組媒體裝置卻只用了一支燈,正正回應了這個場域的特性──既受制於電量不多的客觀條件,也希望引導觀眾把焦點放在場地。蓄洪池的另一個特色是濃烈的氣味,即使渠務署職員已盡力處理,仍無法消除,Kingsley認為這提醒了公眾,要關注清水和污水分流的問題,「渠是用來處理雨水,不是用來倒魚蛋麵的剩湯」,但公眾可能不為意,令水質變化。

  Elsie認為展覽的音樂也很特別,原來是由作曲家和長笛演奏家李一葦創作。Kingsley解釋,燈光和音樂的配搭,是想呈現大雨或洪水過後的新景象,表達在浩劫之後,重新開始的意境。洪水浩劫在不同文化中有其象徵意義,也令人想起不同宗教故事,Kingsley坦言作品是開放的,歡迎觀眾自行解讀,他特意把作品做得「輕淡」,把不同元素呈現給觀眾,「我希望這是一個讓大家開放感官,靜心感受城市中的場景、故事的經驗」。

  《大禹之後》整個導賞長約四十分鐘,需要預約參觀,現已開始接受公眾登記,有興趣的讀者請瀏覽網頁http://www.afterthedeluge.com/。

閱讀更多

教局簡介會 助教師處理虐兒個案

 (星島日報報道)本港近期接連揭發多宗虐待兒童個案,教育局、社會福利署與警務處合作,為幼稚園、小學的校長及教師舉辦四場簡介會,介紹如何識別及處理懷疑虐兒個案。首場簡介會昨舉行,約三百三十名來自幼稚園、小學及辦學團體的代表出席。有出席教師認為簡介會有助從一些行為表現,識別學童是否受虐等,並明白報警處理對學校並非負面做法。

  簡介會由教育局教育心理學家、社署和警務處的代表,講解教育局相關指引、如何及早識別和處理懷疑虐兒個案、如何提供善後支援,以及虐兒事件的刑事調查及司法程式等,目的是加強學校人員對兒童被虐特徵的辨識能力及警覺性,以及在過程中與相關專業人士的協作,以期能及早發現及介入懷疑虐兒個案。

  出席簡介會的幼稚園教師羅小姐認為資訊有幫助,「講解一些被虐學童可能出現的行為表現特徵,教師更能識別他們是否受到虐待。」她又指,警方代表介紹處理虐兒案件的程序,進一步讓教師明白報警對學校不一定是負面做法,「學校可能擔心報警引起恐慌,但這其實是保護小朋友。」

  教育局發言人表示,提高學校人員識別受虐兒童的意識,以及危機評估和通過多專業合作處理懷疑虐兒個案的能力,是及早發現和介入懷疑虐兒個案的關鍵,除加強培訓外,教育局亦會為教育界提供更具體和清晰的指引,當局初步計畫在下一季舉辦第二輪簡介會,讓更多學校人員參與。

閱讀更多

明年中一派位 每班回復34人

 (星島日報報道)升中適齡學童於一七學年起逐步回升,教育局將在一九學年起,將以往因人口下降而「減派」的中學,逐步還原每班派位人數至三十四人,若個別地區在中一派位時學位供應仍然不足,則會增加中一班級。另外,參加一八學年中一派位的小六學生中,約二千一百名為跨境學童,當局預料在北區和大埔區須增加中一班級數目。

  教育局在一三年起因應升中適齡人口下降,推出為期三年的按年減派方案,學校在三個學年累計每班減派三人或四人,中一級每班人數減至三十人。署理教育局局長蔡若蓮以書面回覆立法會議員提問時表示,預計整體中一學生人數會穩定地逐年回升。為對應未來數年預計的中一學位需求,教育局曾與業界會面,就對應的方向及策略框架達成共識,包括沿用中一派位的一貫安排,以及按實施「三保」紓緩措施前業界的承諾,在中一學生人數回升時根據學校的減派幅度逐步還原至每班派位人數至三十四人(即「復位」)。

  她稱為讓業界預早作好準備,雙方同意在一八學年中一派位暫緩「復位」的安排,待一九學年始全港劃一「復位」;若個別地區在中一派位時學位供應仍然不足,則會在有關地區通過增加中一班級以應付需求,並與業界保持溝通,確保每年度提供足夠中一學位以應付需求。

  另外,參加一八年度中一派位的小六學生人數約五萬零三百人,當中跨境學童人數約二千一百人,佔整體參加中一派位學生人數約百分之四。教育局表示,隨着參加中一派位的跨境學童上升,料北區和大埔區需要增加中一班級數目,以應付需求。

閱讀更多

跨境生專網 申請人數減三成

(星島日報報道)九月入讀小一的整體學生人口上升,但跨境生人數反跌三成,有二千一百名跨境生申請統一派位。教育局第五年為跨境生設立專用校網(下稱專網),提供二千一百五十六個學額,分布七個地區,黃大仙區專網學額大減七成八;東涌區專網學額亦大削三分二,有區內校長稱,深圳政府容許沒有內地戶籍學童入讀當地公立學校,吸引不少跨境生返內地讀書,即使留港亦傾向在北區上學,東涌區跨境生需求減少。

  因應跨境生人數大跌,一八學年專網學額較本學年減少九百零八個,合計提供二千一百五十六個學額,元朗、黃大仙、葵青及東涌供應均下降。東涌區有三所學校在專網內,下學年各減一百個學額,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黃楚標學校是其中之一,校長黃錦良稱,深圳政府放寬收生政策,不少內地家長已決定讓子女返深圳讀書,同時北區專網學額增近三成,他們流向北區入學,跨境生對東涌區學校的需求隨之下降。

  葵青區學額供應下跌兩成六,但仍是專網內提供最多學額的地區。荃灣商會學校下學年提供一百五十個跨境生學額,較本學年減少二十五個,校長周劍豪稱,在龍年效應下,跨境生人數理應增加,但受深圳放寬收生政策影響,兩者對沖下,來港讀書的跨境生減少。他稱在自行收生階段,跨境生申請數字較本學年少一半,相信深圳收生政策對較偏遠地區的學校影響更明顯。

  荃灣商會學校本學年八成小一生屬跨境生,周劍豪預料,隨着跨境生「尾班車」本學入學,料缺少跨境生源後,學生人數「懸崖式」下降,加上區內人口供求未達平衡,對學校收生將有一定影響,認為教育局亦及早規劃收生政策。

閱讀更多